亚博yabo官网登录

玩转权利的游戏加达里百年恩怨要爆发了?

yabonet on 2022年6月23日 0 Comments • Tags: #

漆黑的暗室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丝光亮,映出了摩恩.莱戴那魁梧的身躯,这个以不再年轻的男人坐在椅子上,仿佛是黑曜石刻成的雕像。他的对面,军团联席会议的首脑们相继出现在屏幕上,等待着他的报告。

“你们已经下定决心要进行这场屠城般的行动?”准将阴沉着脸,他的语气与其说是疑问倒不如说是肯定。

“准将,请您理解,我们不能从纯军事方面来考虑问题。加达里内部现在四分五裂,派系林立,我们需要干些什么来证明军团联席会议才是这场革命最佳的、也是唯一的领导者。”卡拉吉塔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解释道“不然,我们恐怕根本熬不过这个冬天。”

“是啊,熬不过这个冬天,您的集团是不是也因为联邦政府取消了一份庞大的军火合同而熬不过这个冬天了呢!”在军团首脑们反应过来之前,摩恩.莱戴团然间爆发了,他站起来,不顾一切地冲着他们大吼大叫“这才是您要求发动这场战争的真正原因吧!——还有你,佩克昂集团的总裁、还有你尊敬的库维斯塔集团董事!还有你,还有你——你!”

这个当年打翻了联邦海院几乎所有青年军官的犀牛,发疯般地指着那些已满足于隐藏于幕后、享受着人们畏惧的权贵们痛骂道“你们这群军工复合体的权谋家、加达里民族的吸血鬼!是否没有了如流星般漫天飞舞的泪水,你们的心就会因得不到滋养而干涸;是否没有了如飞瀑般倾泻而下的血河,你们的灵魂就会因饥渴而枯萎凋零。哦,不,不要跟我提什么民族与同胞们的解放,加达里人要的是真正的自由,而不是表面上华丽的辞藻与背地里卑鄙的背叛!告诉我你们煽动这场战争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你们那些黑幕后的军工复合体集团的肮脏利益;亦或是在更深层的幕后,那个将加达里出卖给某个帝国的不可告人的交易!”

“准将,您到底在影射什么!”一直没有开口的领袖厉声打断了摩恩的话“你以为你是谁,在跟谁说话。你只不过是这个计划的执行者,而不是制定者,收起你的伪善、你的慈悲。这场战争在三百年前就应该爆发,而现在它已经爆发了。在这样的时局下,军团联席会议不需要第二个雅卡.托维托巴!”

“跟谁说话?”摩恩喘了一口气,然而他的话锋依然锐利“对啊,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我差点就忘记了,我亲爱的领袖,我的‘同胞’!”他死死地盯着领袖,盯着他那隐没在黑暗中的眼睛。

“告诉我,这个世界在你们的眼中算什么?一盘打发时间的棋局?一场漫长而有趣的试验?”看着那双眼睛不安地闪烁着,摩恩.莱戴冷冷地笑了笑,他知道自己已经切中了要害。

“不错,来自那个古老帝国的使者,你隐藏的很深,但还远远不够——你以为凭你的权术足以对抗我所经历的漫长光阴吗?你以为以你背后那个帝国的庞大,就可以以神的姿态宣告两个种族的未来吗?虽然被太多的岁月侵蚀过,连刻在石板上的法律也成了神话的风;“

”虽然被太久的时间遗忘过,连我们的文明都已忘记了自己是从太阳系走出的文明!然而我们毕竟保留了古典的理性与悍勇的血性、我们的身上毕竟还镌刻着人类文明的精魂!“

”即便你们没有失落那千年的时光、即便你们要以神的姿态,来宣告你们的权威!我也会在灰烬与废墟中燃起复兴的火种,我将不惜掀起血的史诗来对抗信仰的征服!如果需要在你们那肮脏的祭坛上摆上献祭的牺牲,那么我的血可以随时作为代罪的羔羊!如果需要一丝光亮点燃未来的辉煌,那么我甘愿成为高加索悬崖上的普罗米修斯!” 他说着一把扯下衣领上的徽章拍在桌子上,尽管军团首脑们看不清那个古老的徽记,但是他知道,那个人看见了——这就已经足够了!

领袖突然间失去了往日的镇定与稳重,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走到了光亮之中。

“你究竟是什么人!摩恩.莱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他颤抖着向那个准将怒吼。

“我不过是一个活得太久、看够了太多阴谋的老军人!”摩恩咆哮着吼了回去“我不过想保护我的同胞,”他停顿了扫视了一下屏幕上所有的人,他那浑浊的目光让人觉得不寒而栗“——和我的子孙……”他说着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天哪——你是……”领袖震惊地呆在了原地,然而他却永远无法喊出那个答案了。

“你们总以为自己是一切的执掌者,自诩为神的使徒。”摩恩负手而立,看着屏幕中那个人的惊惶失措。

“你们把所有人当做棋子,你们利用雅卡.托维托巴、利用他的理想、他的热情去播种加达里人的民族主义思潮。而在他埋下的种子萌发之后、在他以为自己离施展抱负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你们又将他像狗那样踢开,然后选中了我去燃起两个民族间的仇恨!”爆炸的火光从那里传来,金属的暗门四分五裂……

“然而你们错了,你们不是神的使者。而我也不是雅卡.托维托巴……”磁轨步枪的低吟响起,屏幕中的人难以置信地捂着自己的喉咙倒下,汩汩的鲜血正从他的指缝间涌出。

“你们自以为能追上神的脚步,可你们毕竟是凡人,你们的血和我们一样也都是红色的啊。”摩恩.莱戴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他转向那些仍然处在震惊中的军团首脑们,缓慢而威严地说:“现在,联席会议的诸位,你们可以接受我的方案了吗?”

“摩恩.莱戴你这头老犀牛,你究竟干了些什么?”片刻令人难以忍受的死寂过后,库维斯塔集团的董事首先沉不住气,质问他道“你说的阴谋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有权知道真相!”

“这——这是兵变吗?”卡拉吉塔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来小心翼翼地问道,他刚才已经从屏幕中看到了莱戴集团安全部队的徽记。他知道,既然摩恩能够以他的铁腕除掉那个神秘的领袖,那么相对的他也有足够的把握除掉自己。

“随你怎么理解好了,阁下。”摩恩少见地用了敬称,然而语气中的威胁却不言而喻“只是你们最好不要让‘理智之晨’的悲剧重演。”

林白瑟缩在厚重的军用风衣中,注视着海底城的灯火一片一片地黯淡下去。此时的她正和弗兰西斯.奥维内一起坐在视觉传媒大厦的楼顶,而他们的脚边是半打已经空了的酒瓶。

海纳说自己有任务,带着他的副官很快就离开了。而她则拉着这个大名鼎鼎的记者坐在这里对饮,然后深切地体会到了举杯消愁愁更愁的感觉。五香酒给她带来的片刻暖意已经彻底散尽,只剩下一月第十个凌晨那寒冷与潮湿的空气围绕在她的身旁。

深沉的夜色笼罩了这座城市,也笼罩了她的心,她知道碧海明珠已经被宣判了死刑,而她将是死刑的执行人之一。这场战争早已没有什么所谓的公理与正义,有的只是那些黑暗的智慧和手段于权力的棋盘上绞杀在一起,只是他们这些平凡的生命在错综复杂的时局下苦苦挣扎……

她对着眼前的记者举起了手中剩下的半瓶酒,然而眼前出现的却是让.海纳在昏黄的灯光下渐渐隐去的背影。那只孤傲的狐狸同当年一样洒脱地向她挥手道别,可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林白看见的却只是一片寂寥——那些联邦海院中走出的倾世名将们,此刻都已经不复当年。

酒精在她的体内又燃烧起来,可是这样的醉意却让她无比的苦闷——她想要哭泣、想要呐喊、想要找一个人倾诉,甚至想要抓起枪向那漆黑的天幕扫射,用子弹撕出一条裂口让光亮照进她那被黑暗和冰冷包裹的心。然而没有用,她知道,那层漆黑的天幕外面是同样漆黑的海水,那里不会有光亮,有的只是彻骨的寒冷……

“上尉,我……我今天算是着了你的道了,”弗兰西斯半靠在楼顶的护墙上,边吐边说。“先是带着你,挨了一顿揍。现在又被你灌得……灌得……”他想了半天,没有想起来下面要说什么,看得出来,这个不胜酒力的记者是真的不行了。

“反正……我不能陪你跟这里喝了,咱们回……回我公寓去,去睡会儿。我明天还有个大型报导……再喝……再喝可就……”他说着扑通一声,倒林白身上,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爬起来。

“报导算什么,我明天还要飞呢,”林白推了推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搂住自己的弗兰西斯,却没有推开。她知道,自己喝的也是有些多了。

“马上要打仗了……还飞,飞什么飞!”弗兰西斯半睁着朦胧的醉眼,含含糊糊地说

“你是军队的人上尉,你比我清楚的多……兄弟阋墙,这他妈……是迟早的事。”

“得了……少跟我装蒜!”记者突然睁开了眼睛,冲她吼道“你们他妈早就什么都计划好了……早……早就计划好了要打这一仗。我刚从第一线回来……你们早已经做好了进……进攻准备,就等着一个理由,好一口气端平加达里人……你说对不对……”

记者的话如同冷风拂过夜空,让林白的酒醒了大半。警备松懈的碧海明珠,这颗诱人的珍珠不过是一个美丽的陷阱。这些天来,他们迟迟没有对加达里的叛乱进行强力仅仅是因为他们在等待。

盖伦特联邦的民主在等待一个血腥的理由来发动这场必将发动的战争,哪怕这理由是由他们同胞们的血来为这即将拉开的大幕,染上殷红的颜色!

她躺了下来,仰望着玻璃的天幕外那幽深的大海,那成千上万吨的海水,此刻让她感到一阵窒息:“弗兰西斯,”她静静地问道,声音轻得像是在自言自语“那个大蛋壳结实吗?”——这才是她此行的目的,而现在她却根本没有指望那个已经被灌了个烂醉的记者来回答这个问题。

“结实……个屁。”出乎意料,几乎不省人事的记者居然回应了她“别听那帮狗屁工程师们的保证……抵挡……还抵挡 425mm 磁轨炮的直接命中……全他妈放屁。”弗兰西斯说着翻了个身,挣扎着坐了起来,喷着满嘴的酒气继续道“最多不过 75mm 的动能弹头,就足以在那上,钻……钻个窟窿。让后‘砰’的一下,水压就会像锤……子一样砸烂这个蛋壳,哈哈哈,那场面一定很壮观!我跟你说,我天天就在梦这个事……真的,就像锤子砸碎鸡蛋一样漂亮。”

“那东西能有什么用……工程的蛋壳……本身支……支撑——不住……再多的隔离墙又有什……么用?”弗兰西斯说着伸手去地上摸残余的五香酒,最终什么也没有摸到,倒在了地上,沉沉睡去。

林白叹了口气,将手伸到风衣下,握住了被体温暖热的枪,她知道,自己还有最后一件事没有做……

//内容来自EVE长篇同人小说《加达里往事》,感谢作者大大BSM海狸的授权!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