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yabo官网登录

【党史学习教育】讲党史故事∣王海上将

yabonet on 2022年7月21日 0 Comments • Tags: #

党史是教科书,也是营养剂。为进一步坚定红色信仰,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传统,高新区法院不断注重方式方法创新,推进队伍教育整顿工作向深开展。从3月22日起,开辟“学党史故事”专栏,以党的重大事件为线索,以不同时期的典型事例、历史人物、精彩故事为主干,通过故事形式体现出来,回顾我们党的伟大历程和辉煌成就,学史明志勇毅前行,推动队伍教育整顿工作走深走实,助力高新法院各项工作高质量发展。

大家好,我是大庆高新区法院第三党支部干警侯海涛,今天要与大家分享的党史小故事是,志愿军空战英雄、抗美援朝一等功臣王海上将。

1950年5月,王海从第四航校速成班毕业,成为人民空军的第一名歼击机飞行员。同年7月,分配至中国空军第四混成旅第11团任中队长,此时他所驾驶的,还是苏制拉-11螺旋桨战机。

然而,仅仅在1个月后,体能、勇气和技术过硬的王海,就调到第10团,学习驾驶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喷气式战机——米格-15。此时的他还不会想到,仅仅不到一年之后,他就要驾驶着这架陌生的战鹰,向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空军——发起攻击。这一年,王海24岁。

年轻的中国空军,在战火中成长。据王海将军回忆,他所在的第10团,在米格-15上进行了3个月的改装训练,平均每个飞行员仅飞行了16个小时25分。在基本掌握了新型喷气战机的驾驶技术后,这批年轻的飞行员们,就于1950年10月19日投入了保卫上海的防空任务。

战局变化瞬息万变。仅仅在十几天后,为了应对抗美援朝战场美国空军的袭扰,王海所在的空军第四混成旅,就奉命北上沈阳(后改编为空军第四旅、升格为空军第四师,简称空四师)。1950年10月,空军第三旅在沈阳成立,先后接收第六和第四、五航校毕业学员88人,开始了紧张的战前飞行训练。10月31日,空三旅升格为空三师,因缺少飞行骨干,就把飞行时间较长、技术过硬的王海,从空四师调到空三师任第9团第一大队大队长。第9团的副团长,是他东北老航校的老同学、后来成为空军副司令、引入苏-27战机的传奇飞行员——林虎。

王海到空三师报到时,正是部队飞行训练最紧张的时刻。为了尽快的驯服新式喷气式战鹰,空三师指战员们冒着零下二三十度的数九严寒,起五更睡半夜来保证飞行,即使春节也不休息。年轻的飞行员们几乎把有限的飞行时间掰碎,前三个月练习基本驾驶技术,从航线起飞、双机编队、双机航法、双机攻击、单双机攻击、四机格斗等课目练起;后两个月就要进入空战战法训练,苦练双机和四机追踪、单机格斗、八机航法、团编队、对地侦察照相、八机高空航法等高难课目。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在有限的时间里,掌握了米格-15的飞行和战斗技能,平均每名飞行员飞行时间达到56小时53分。

按世界惯例,训练喷气式飞行员,一般需要300飞行小时以上,美国规定要求500飞行小时。但是,抗美援朝战场上的陆军战友正在被敌人轰炸,留给空三师的战前窗口非常有限。1951年4月,空三师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序列,这些飞行时间还不到100小时的年轻飞行员们,正式担负起了战斗值班任务。需要指出的是,就在1950年12月,当苏方向中方移交100架米格-15战机时,并未提供配套的机载铝制副油箱。或许在苏联人眼里,副油箱就是简单的密封铝壳,没有多大技术含量。然而,在当时百废俱兴的中国,连这种简单的铝制加工工艺也不掌握。为了保证空军参战需要,时任沈阳北陵飞机厂厂长的熊焰,不得不临时雇佣大量制壶手工匠人,采取白铁皮做骨蒙皮、铆钉固定、锡焊密封的土办法,为空军参战战机敲出了3027个铁皮副油箱。

就这样,王海和他的战友们驾驶着米格-15战机,挂着白铁皮做成的土副油箱,走上抗美援朝战场,与号称世界一流的美国空军展开了一场殊死大搏杀——这就是当时中国空军蹒跚起步时的条件,朝鲜上空的搏击,注定是一场生与死、勇与智、战与技、血与火的考验。这一年,王海25岁。

在志愿军空军入朝作战之前,朝鲜半岛的天空基本是美国空军的天下。美军投入朝鲜战场的飞机多达1200余架,英国、澳大利亚、南非联邦以及韩国也投入了100余架飞机。占据绝对优势的敌方空军在战场上横冲直闯、如入无人之境,缺乏防空火力掩护的志愿军地面部队,几乎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牺牲。

1951年夏季,抗美援朝战场出现战略相持态势后,为了重新扳回优势,新任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奥托威兰借助空中优势,对志愿军发动了疯狂的“空中封锁交通线战役”——即“绞杀战”。侵朝美国空军的兵力已由战争初期的14个联(大)队增至19个,作战飞机达1400余架。美国战术空军从朝鲜半岛南部新建的水原、大邱等5个机场起飞,对朝鲜北方的交通线航空队每天甚至为每个战斗轰炸机大队划定一段15-30英里长的铁路,安排进行分段轰炸。8月底时,朝鲜北方1200公里长的铁路线月开始,敌人平均每天出动飞机5批100余架进行集中轰炸,逐步压缩轰炸范围,对一个点连续反复轰炸,对一段、一点局部交通线造成深度破坏,使志愿军和人民军难以修复。为了掩护朝鲜半岛北部交通线,年轻的志愿军空军不得不采取“边打边建,边打边练,在战斗中锻炼成长”的方针,分批紧急入朝参战。当时,志愿军空军勉强能上阵的仅有2个歼击航空兵师,1个轰炸机团和1个强击机团。志愿军飞行员在喷气式飞机上只有十几小时至几十小时的飞行经验,最多不超过100小时,更谈不上空战经验。

飞行时间不到100小时的我军飞行员,与飞行时间超过500小时的强敌,初次交手打成0:0,这个成绩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然而,王海却在回忆录中写到,“战斗没打好,主要是失于指挥,动作不灵活,顾东顾不了西。我思来想去,最后悟出了一条经验:空战是分秒必争的,战机稍纵即逝,一个空中指挥员,在指挥上必须当机立断,在动作上必须做到快、猛、狠。”

1951年12月15日,空三师9团16架米格-15战机在副团长林虎带领下,前出平壤上空为兄弟部队提供空中掩护,王海和一大队战友也参加了这次战斗。在这次战斗中,一大队的王海、焦景文和马保堂、刘德林两个机组,在4:12的劣势兵力对比下,密切配合、交替掩护,圆满完成掩护任务。大一队还击落美机5架、击伤1架,取得了6:1的战绩。

不久后,空军党委根据司令员刘亚楼的提议作出奖励规定,“仿照苏联的办法,每击落敌机1架即在击落敌机的我机上涂上一个红五星”。这时,王海个人战绩已提高到击落击伤敌机5架,座机瞬间“升级”为“五星战机”。

1952年1月14日,王海所在的空三师完成了第一轮实战锻炼任务,奉命返回二线天的参战期间,全师总共出动飞机2138架次,进行大小战斗21次,共击落击伤美机64架,被美方击落击伤23架。其中第9团第1大队击落击伤美机15架,在全师8名个人战绩突出的人当中,他们占了3名:王海击落击伤美机5架,他的僚机焦景文击落击伤美机4架,飞行员刘德林击落美机3架。因此,第9团第1大队被誉为英雄的“王海大队”。1月30日,空军首长将空三师86天作战情况报告了主席和,2月1日,主席在看了这份报告后,亲笔写下了“向空军第三师致祝贺”的批语,使指战员们受到了鼓舞,更加勇敢地参加战斗,去夺取更大的胜利。

1952年9月-10月期间,王海奉命改装更先进的米格-15比斯战机。在随后的作战中再次击落击伤敌机4架,给自己的战机又添了4颗红星。紧张激烈的空战,使王海受到了更多的考验和锻炼,战术技术水平和组织指挥能力都有了一定提高。1952年11月,上级下达了新的任职命令,提升他为团长,成为人民空军中最年轻的飞行团长之一。这一年,王海26岁。

1953年1月26日,空三师完成了第二轮作战任务,满载着胜利的荣誉返回了沈阳驻地。在两次参战中,王海击落击伤美机9架,荣立特等功、一等功各一次,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他所带领的一大队也闪耀着29颗胜利之星,被空军授予“英雄的王海大队”称号。

王海将军晚年回忆,“打胜仗首先靠的是胆量,遇到事情不能胆怯,人一怕就完了。我当大队长的时候常对飞行员们说:‘天这么大,美国飞行员是人,我们中国飞行员也是人,我就不相信我们打不掉他们,而让他们把我们打掉。正是凭着这样的精神,带领空三师完成一次又一次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